<p id="fj7f7"><th id="fj7f7"></th></p><track id="fj7f7"></track><noframes id="fj7f7">

    <track id="fj7f7"></track>
        <ruby id="fj7f7"></ruby>

          微信公眾號
          舊籍整理

          巴南區完成整理點?!读舴ㄇ诠€學生被迫歸國后宣言書》

          來源:巴南區地方志編纂中心 白剛    發布時間:2022-05-07 10:17    閱讀數: 559

            為開發利用紅色資源,讓檔案文獻活起來,服務經濟社會發展,近日,巴南區完成區檔案館鎮館之寶——《留法勤工儉學生被迫歸國后宣言書》點校整理,并邀請四川省圖書館研究館員王嘉陵進行校對。

            《留法勤工儉學生被迫歸國后宣言書》系黎純一、陳毅代表留法勤工儉學生被迫歸國后所寫,發表于1922年2月3日,宣言書分法人待遇之態度、被遣送歸國之原因、被逼上船之凌辱、途中經過之困苦、回國后之希望等5個部分,詳細記述了1921年11月104名留法學生在法國遭當局歧視迫害被押送回國的經過,希望引起社會各界關注,為留法勤工儉學生受到的不平等待遇討回公道。

            宣言書原稿為繁體字,半白話文,數處污損,為方便社會各界閱讀理解,現整理成簡體字,斷句加標點,缺字用“□”表示,空圍數與缺文字數相等,整理稿附后。




          敬啟者:


          同人反對中法政府奸謀,被法人以武力押送歸國,此中情形另詳《宣言書》,中所有善后辦法,尚望各界諸公鼎力維持。敝代表謬承同學推舉,返川呼吁,陳述在法在滬同學苦況素仰。

          熱心教育,培植人材,持此函達,懸請設法救濟。俾同人得竟所學,以達報國初衷,不勝感盼之至。此致

          臺鑒

          留法勤工儉學學生代表黎純一、陳毅同叩,外附《宣言書》及《留法學生名單》各一份。

          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  二月三日  

          法勤工儉學生被迫歸國后宣言書

          被迫歸國留法勤工儉學學生團,謹宣言曰:同人等傾家破產,負笈歐西,以堅強之志,由艱苦之途,實欲學造專長,得資報國,區區此志,諒可告無罪于國人。今乃橫遭毒手,慘被遣歸,一簣未完,有志莫遂。凡此傷心之事,實有不能已于言者,敬為我父老昆弟諸姑姐妹一一申述之。

          (一)法人待遇之態度

          自李石曾、蔡元培、吳稚暉諸先生,提倡勤工儉學后,來者如歸,前后已達千七百人,法邦人士,見同人求學熱忱,如荼似火,遂引其朝野之注視。進而為中法文化之提攜,李石曾先生遂乘此與法人儒班歐樂諸君游說,而里昂大學校舍之捐助,始告成功,法國里昂報疊載里大積極建設,實有兩千華生到法之故。李君歸國,留別同人手書,猶殷殷以就學里大相慰勉,此里大實因同人而創立也。其后,法國總理般氏歸自中國,在巴黎特開一會,內有云:現有千余可敬可畏之中國學生在法,吾人不與中國親善則已,否則當不令美國退回賠款獨美于前,法國亦宜退還庚子賠款一部分,為此等學生留學之助云。六月間,法上議院議員,決議將一九二二年之賠款退還,撥為同人等之學費,旋以下議院閉會,未得即時見諸實行,然遲久終必有望,此又退還賠款運動之由來也。當同人抵法之初,覓校覓工,諸事皆無困難,其后因戰后經濟影響,工廠相率□□,同人陷于□無可□□□學何從儉之地位。而華法教育會,乃于此時脫離悌濟關系,學業生命,頓呈險象。疊向駐法使館呼吁,迄無要領,乃將此情,分呈法總統,與內、外、教三部總長,及巴黎警監,外部乃向使館表示友助之意,頗不欲千余學子,嗒然空歸。公使陳錄,始出任維持之責,后屢向同人聲稱,我陳錄在職一日,即擔保護君留法一日,凡此皆足見法人處處表示其歡迎之態度也。

          (二)被遭送歸國之原因

          公使館既任維持,朱專使啟鈴,亦于此時特捐五萬元,使、領兩館又與法外、教、商各部,合組一中法監護中國留法青年委員會,法政府立撥巨款,無工同學,均前后進入學校,該會并決定暑假后,全體送入工業實習學校,或其它相當學校。同人皆以學業前途,或將□豸,引領忻望,□□□□,留學愈堅矣。不意此時朱啟鈴、吳鼎昌等,忽□巴黎,秘密□□法款五萬萬佛郎,□□□□□□□□建路□,并全國印花稅為抵押品,于是旅法僑胞,群起反抗,同人等因人數眾多,聲勢強大,□□當事者眼中之釘。以故,監護委員會屢向同人聲稱,法國已為君等犧牲至大,君等其毋反抗,且借款能分潤君等完成學業,更不宜有反抗舉動,否則君等切毋后悔也。同人等以國破家亡,學焉何用,飲鳩止渴,誰則肯為,寧愿拒款而為玉碎,不愿承認以圖瓦全也!故巴黎屢開拒款大會,同人激昂到會,輒過全場人數五分之四以上。維時,朱、吳潛遁英倫,公使高駐巴黎,當必與聞其事,故請其到會宣布借款真相,陳僅以空函敷衍,任意支吾。乃于八月十三日,在巴黎特開大會,仍請陳箓蒞會,當眾宣布,在法不得有亡國借款行為,并須以宣言負責簽名,通告法外部及各報館,而陳競逃出巴黎,只遺其秘書長王曾思,及秘書沈覲扆代表到會,王仍不肯宣布,更不承認簽名。彼以能致勤工儉學之死命也,益旁若無人,肆口漫罵。同人等情殷愛國,憤不顧生,勢非以五四之對曹、章者對王,不足以寒賣國者之兇焰,于是王曾思被傷矣,乃俯首簽名,承認不得有借款行為矣。彼以白巾四條,拭首盡成赤色,且泣曰:吾今日亦為中華民國流血也。事后即以四巾交寄陳錄,擬訴之法庭,而陳以礙自己體面,未允實行。然陳非不欲圖報復者,特其報復之手段,將以陰毒險狠出之,不置人于死地而不快也!無何委員會曾果宣布,自九月十五號起,將學生維持費一律停止, 前此議定送入學校辦法,一律取消,法政府亦態度陡變,謝絕友助。同人等負笈異域,危險突生,舉目無親,束手乏策,蓋至此,同人學業生命,均入死地矣,于是公舉代表,在巴開會討論。僉以里昂大學,實與同人有歷史上、事實上之關系,且該校者吳稚暉先生,為勤工儉學之提倡者,當此危機,理不能置同人于度外,擬請其收納一部分,幫同解決求學問題。彼以此意呈明陳錄,陳即大為贊助,立撥八千佛郎,作為赴里各費,并毅然以外交自任。同人本散居全法,乃就所居各地,各舉代表,得百零四人,于九月二十號,集合里大,因聞吳先生是日將抵里也,及到里大后,而吳尚未至。乃里昂官廳,即將同人護照勒收,押入軍營。此即電告陳錄,陳派代表副領事李駿來里交涉,以無結果返巴,而同人則反為警兵監視,斷絕出入矣。同人疊向陳呼吁,陳答復曰:外部聲稱,如有解決辦法,即釋放學生云云。同人遂設法與吳君籌商解決辦法。同時接北京蔡元培、李石曾二先生電稱,已籌得十萬元,即在里大設立工學特別班,由是商量漸有端緒。至十月十二日,已得解決之方,由吳與章行嚴君等,月籌五萬元佛郎,暫分別入校,業經雙方承認,同人以為翌日即可自由矣。法不意十三日,外部委員,同里昂市長來營,稱奉中法政府命令,將勤工儉學生,全體遣送,以我等為起始,即于是晚起程,令歷風雷,毋得反抗,同時軍警大至,成備森嚴,遂被押至馬賽上船矣。一生學業, 橫被摧殘,嗟我何辜,受此非法?其因經濟困難耶,則有蔡、李、吳、章之辦法在也,抑果因里大耶,則同人無過分之要求,且全為中國人內部之事,籍有之,陳錄亦不應贊助吾人赴里于前也。且委員會,既已組織,何為忽然欲送入學校,忽然又取消維持?法政府始則力表歡迎,繼則謝絕友助,陳錄初則擔保留法,終則任令遣歸,其故又安在耶?然則同人之所以被遭歸國者,蓋已不待言而即能明矣。

          (三)被逼上船之凌辱

          同人到里后,橫被拘囚,當時里昂進步各日報,對于同人極表同情,鼓吹不遺余力,里昂議會,質問政府,為何干涉外國人內部之事?蓋輿論激昂,甚歡迎同人之留學也。乃未幾,同人與輿論界交通,全被斷絕,監視之嚴,過于囚犯。書信有禁,偶語有禁,至國慶紀念日,求撮一影,亦復不許,佳節欣逢,徒作楚囚對泣。傷痛之余,絕食一日,越三日,而遣歸之惡耗至矣。當時軍警突來,計武裝兵約百人,荷槍上仞,如臨大敵,又警兵約百余人,手持利刃,胸懷手槍,勢更內猛,將同人押上囚車,四周均用鐵門關鎖。到車站時,不見一人,惟有赳赳者無數,露仞以待,將囚車直靠火車,按名送上車上,又有警兵無數,每六人用四警看守,不許移動一步,窗門窗廉,全行緊閉,空氣不通,黑暗如洞,直到馬賽海岸,立即押上海船。有一法警自嘆,說彼等辦理強盜,亦無此之嚴,則同人被迫時之痛苦,可想而知矣。

          (四)途中經過之困苦

          同人到此時,無力挽救,乃為最低限度之要求,請將行李運來,因各人行李所值,均在二百元上,五百元以下,共計約值三萬元,茍一日散失,則重洋萬里,冷熱時殊,無衣無葛,將何以堪,而法人亦不允許。僅由馬賽中國領事(系法人)承認,次船寄到上海,并囑同人在彼相待。于是將同人安置一貨倉內,深在甲板下數十尺,用警兵嚴守,求解手之自由,亦不可得,其虐待有如此者,直到開船后,方得撤去。仍有一法軍官監送,并兵士八名,同艙看守,一同到護,所經各埠,均不能上岸。及到檳榔嶼與新加坡時,得林長民先生之助,乃得上岸一游,該地僑胞,見同人等之痛苦,深表同情,頗有饋贈。到西貢亦然。但赤道萬里,酷熱異常,身著夾衣,汗流如注,既無衣換,又無沐浴,其痛苦實不能以言喻也。到海防則有警兵守門,稱奉法政府電令,禁止同人下船,林先生偕數同學下船,同學被警攔阻,林君即自返船質之,艦長云:此地禁止中國人上岸,但我可令人引君前去也。林曰:我亦中國人,當亦不下去矣。法人之嚴待同人,無所不至,非有林君,則同人之痛苦,正可未測也。船中火食,惡劣異常,同人病者,十居六七,與軍官交涉,均無結果。此上船后之種種痛苦情形也。

          (五)回國后之希望

          同人既橫遭武力逼迫歸來,以無限之犧牲,得傷心之結果:行李被扣,饑寒交侵,欲歸無家,欲歸無力,茫茫四顧,困厄無方。然同人前在國內,皆為中學畢業,或專門以上之學生,到法后,或已在學校學有所得,或在工廠充當技士藝徒,要皆具一技微長,得資自養,斷不欲靦顏游蕩,以自害者重遣,害于社會、國家。惟以遭逢困厄,有志難償,茍得有力之扶持,定可圖報于異日。此同人有不能不希望于父老兄弟者也,同人負笈多年,功虧一簣,茍父老予以求學之機會,竟俾得全其功,則所費者寡,而受惠者巨,此希望者一;同人行李所值既昂,需用尤切,前此馬賽領事已允寄來,囑在滬相待,若得各界催促政府,速為寄還,并使同人能在此支持相待,則日前之拜賜者更大,此希望者二;更有進者,同人因愛國而獲罪,以求學而受刑,慘被拘囚,橫遭遣送,直接辱及同人,間接辱我國體,同人所受之痛苦不足惜,其于人格何所費之,金錢不足惜,其于學業何,即一切犧牲亦不足惜,其于國體何,此尤不得不請求各界與政府質問其究竟,一面求法理之昭章,一面賠同人之損失,則拜賜更無疆矣,所希望者三。凡此三者,揆之情理,即無不合,按之事實,尤屬能行,倘承吾父老兄弟鑒納鼎力維持,則非特同人之幸,抑亦國家之幸也。

          欧洲女人与公拘交酡视频

          <p id="fj7f7"><th id="fj7f7"></th></p><track id="fj7f7"></track><noframes id="fj7f7"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fj7f7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<ruby id="fj7f7"></ruby>